当前位置: 主页 > 模玩 >

只有盒子才是鉴定宅男壕力的唯一标准

时间:2018-10-10 06:0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又要到了,但老王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身处中国西部某城市的他,没能买到虹桥锦江大酒店与万代南梦宫联合推出,仅限上海地区销售的《太鼓达人》限定月饼。 目前,该月饼早已在官方渠道售罄,而经过黄牛的炒作,其在淘宝、闲鱼等平台上售价也大

  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又要到了,但老王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身处中国西部某城市的他,没能买到虹桥锦江大酒店与万代南梦宫联合推出,仅限上海地区销售的《太鼓达人》限定月饼。

  目前,该月饼早已在官方渠道售罄,而经过黄牛的炒作,其在淘宝、闲鱼等平台上售价也大大超出了原本260元的官方价格。这让老王最终还是放弃了入手计划。

  对于老王这样的资深游戏爱好者来说,月饼本身到底好不好吃其实并不重要,哪怕这些月饼全是五仁馅的,他也会照单全收。因为在他看来,《太鼓达人》造型的月饼盒子才是本体。

  所谓的“盒控”,即特别喜欢收集盒子的人。战国《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有云:“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这说的就是中国历史上“初代目盒控”的故事。

  在很多人的眼里看来,包装盒其实就是一堆无用的废纸或者是废塑料。但是在广大“盒控”的眼里,那些漂亮的盒子,本身就是金钱和文化财富的最佳体现,亦能充分发挥社交优势,快让他们与同好快速打成一片。

  现代盒控的起源已经不可考,但相信在很多御宅族的印象中,“盒控”最频繁出现的地方,莫过于模玩界了。

  无论是成品手办还是拼装模型,这些宅物本身就蕴含着ACG类IP的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为了收割一波粉丝经济,让广大御宅族充值信仰买买买,这些玩具厂商要么就找几位圈内知名大触画个酷炫狂霸拽的封绘,要么就让外包装与玩具本体能够有所联动。

  总之,把产品的包装搞得漂漂亮亮,让人产生购物冲动,就是玩具厂商的惯用伎俩。这就像嫁女儿一样,不搞个风风光光的排场,御宅族们又怎么会高高兴兴地把“老婆”抱回家呢?

  早年间,玩主机游戏本身就是一种相对奢侈的娱乐方式,所以很多主机游戏玩家都养成了定期清洁电子设备,并认真整理收纳游戏产品及相关周边的好习惯。这其中,游戏主机、游戏卡带/光盘的包装盒,他们都一般都是不会轻易丢弃的。

  从PS3时始,随着游戏主机破解难度越来越大,加之中国玩家的正版意识和经济条件也正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人在购买正版游戏的同时,也会私下里进行二手交易给自己“回血”。这其中,“箱说全”(即包装盒、说明书都齐全)的二手游戏往往更容易受到其他玩家的青睐,出售的价格往往也会更高。

  此外,还有一群御宅族成为“盒控”,是因为他们有收藏需求。无论是模玩还是主机游戏,那些经典且限量的御宅周边产品,成色优良且箱说完好,甚至全新未拆封,才是广大御宅族们所追求的“收藏级品相”,可以弥补自己曾经因种种问题而错过发售的遗憾。

  虽然这种心态看起来有些扭曲,但“盒控”在本质上也是对美好事物,追求完美的体现。而这种对漂亮盒子的痴迷,除了模玩、电玩之外,其实都广泛存在于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比如体育潮流界AIR JORDAN系列球鞋的收藏交流,时常能看到二手鞋盒的交易买卖。买家面对几个纸盒不惜斥资高价入手,而卖家则在金钱的下不停地动摇自己完美收藏的决心——毕竟只有搭配鞋盒,才是完美的AIR JORDAN球鞋收藏。

  再比如电脑主板、CPU、显卡等电子产品的包装盒,虽然没什么用,但很多人到最后都选择了收起来供着。

  这种对外包装盒的痴迷,不仅感染了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加入到了“盒控”的行列,还鬼使神差地提升了各大电商商家的打包水平。

  为了能让包装盒经受住中国快递物流公司十八般地狱式的考验,完好无损地送到买家的手里,这些商家不仅会按照包装盒的实际大小来定制快递纸箱,甚至还会里三层外三层地加入各种缓冲、保护材料,从此让开箱成为了一种乐趣。

  “八角尖尖”,即是“盒控”们对商家服务的最好褒奖,而那些在包装上不上心的商家,也只能在“盒控”们的一片差评和控诉中逐渐被市场所淘汰。

  2009年,日本山下英子创作了一本名为《断舍离》的家庭生活类著作。所谓的“断”,即是不买自己不需要的东西;所谓的“舍”,则是处理掉堆放在家里没用的东西;至于说“离”,就是让自己舍弃对物质的迷恋,让自己处于宽敞而舒适的空间。

  对于广大的家庭主妇/夫来说,“断舍离”的概念显然很容易受到他们的一致欢迎。但对于广大的御宅族,尤其是“盒控”来说,这样的生活理念却无疑是一个噩梦。试问,把这些漂亮的盒子丢掉,又如何将其作为传家宝,又如何迎接未来可能会到来的“成色新,箱说全”的一天呢?

  一方面,有盒子才有收藏价值,最不济还可以在卖二手的时候多买点钱,在关键的时候给自己的钱包续上一口。另一方面,这些盒子都是要供起来的传家宝,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并不轻易舍得出售,但不卖的话,盒子的价值又得不到体现,那收藏这些盒子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何况这些盒子还特别占地方,如果太多,难免就搞得家里就像收废品的一样。而以目前的房价或者房屋租金水平来衡量,占用家里的数平米空间,用盒子砌上一面“叹息之墙”,简直就是一种近乎奢侈的行为。

  所以说,“宅男一面墙,北京一套房”的说法显然是不准确的。真正的土豪,就是敢于屯一屋子盒子,也只有盒子,才是衡量御宅族“壕力”的唯一标准。

(责任编辑:admin)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