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模玩 >

国内手办原型师Kiking:从捏小人到手办大神

时间:2018-08-22 01: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为国内最著名的手办制作师之一的刘舜熠也曾是国内少数跻身日本一线手办公司的职业原型师。在二次元的世界里,他还有个更为响亮的名字——Kiking。骑士姬、应援音、狂暴黑岩、鹿目圆舞姬、2013赛车音、三笠、艾伦等二次元爱好者熟知的作品,都是出自Kiking

  作为国内最著名的手办制作师之一的刘舜熠也曾是国内少数跻身日本一线手办公司的职业原型师。在二次元的世界里,他还有个更为响亮的名字——Kiking。骑士姬、应援音、狂暴黑岩、鹿目圆舞姬、2013赛车音、三笠、艾伦等二次元爱好者熟知的作品,都是出自Kiking之手。如今回国创业的他,首个手办商品2233娘广受关注。他推出的魔卡少女樱里的月神,更是销量上万。

  Kiking说,希望将来能推广中国的动漫,“中国的市场很大,现在有更多优秀的人来到我们这里”。他也希望未来自己的公司能包含二次元领域中的各种内容,而不仅仅是一家手办公司。

  短马尾,黑框眼镜,白白净净的大男生,干干净净的眼神,说起话来慢条斯理,阳光下的Kiking好像邻家的高中生。

  1989年Kiking出生在上海一个普通家庭。从小他就喜欢手工并展现了极高的天分,然而他的学习成绩却并不出色。Kiking从小住在上海的老弄堂里,他总是被那些修车摊、木匠,还有小手工艺品所吸引。“我特别擅长手工课,在学校里用木块做的竹蜻蜓、折叠椅、小房子,是班里做得最好的。”Kiking告诉记者,这是他在学校里唯一自信满满的学科。

  Kiking对手工和绘画有着天然的兴趣,学习成绩却总也上不去,父母屡屡批评他,甚至还砸坏了他的一些模型,想让他把更多的心思用在正业上。看见自己辛辛苦苦做的模型被弄得七零八落,伤心的Kiking下了决心要用巧手做出成绩来证明自己。

  有次在一个模型店里,Kiking看到一个玩家拿着一个高达模型。这个模型像磁石一样牢牢吸引住了他,他开始动手制作属于自己的高达。“那时能够买到的高达拼装模型都是盗版,做工粗糙。要拼装得漂亮,是一件非常难的事。”Kiking说。于是他收集了手头所有材料开始DIY,修剪、铲平、打磨、拼接、组合。当最后的成品出来后,他拿着独一无二的高达和朋友们炫耀,“满足感油然而生”。

  因为热爱模型,大学时Kiking选择了动画专业,毕业后他有些迷茫,不知道做什么工作,一开始他去了肯德基,但几个月后就辞职了。辞职后他索性就宅在家里做他最喜欢的模型和玩偶。那时候父母和亲戚都不理解,“就只知道在家玩,捏小人,做破塑料!这能赚钱?能养活自己吗?”

  Kiking顶着亲友的质疑,摒弃周遭各种反对的声音,有四年的时间,他没有去找工作,在家专注于打造模型。“既然我喜欢它,那我一定要做到最好。”Kiking告诉记者,为了让自己的作品得到肯定,他报名参加制作模型比赛,把作品投到各类媒体上,他的作品做工精致,特色鲜明,不仅获了奖还在动漫圈有了不少粉丝。当他父母看见了这些成绩之后,慢慢也开始支持他。

  被人认可,有人喜欢,Kiking有了底气,胆子也大了,他在2008年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并起名“Hobbymax”。成立工作室后,Kiking继续把自己的作品投稿到各大论坛和网站上,甚至比较有名的日本模型爱好者交流网站FG。2011年他制作的“初音姬”投稿后,在FG上从周排名第一迅速上升到月排名第一,同时他也受邀去日本出展WonderFestival(全球最大手办模玩展)。“这是我走上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作品,也算是正式进入职业生涯的一个契机吧。”

  工作室有了名气,作品也远销海外,但工作室的运转远比想象的更艰难,收入只能用来支付房租,周围的同行来来去去,但Kiking却从未想过放弃,因为这是他喜欢的事业。然而一场大病让他不得不放下最喜欢的模型,工作室也因此而关闭。

  2011年,因为作品“骑士姬”的成功,日本一家动漫周边厂商邀请他去日本工作。“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Kiking说。刚去日本时Kiking自信满满,他对自己的模型非常有信心,“我的作品比日本原型师的作品更复杂、华丽,做手办的速度也比他们快,但后来我发现他们做手办会更加地仔细。比如,他们绘制的线条都像发丝一样细,非常精致。画完他们还要再审视是否能达到标准,不达标他们会主动返工。”Kiking说,这段经历让他开始发现,自己过去的作品其实有许多小瑕疵。

  Kiking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他的心慢慢沉淀下来。“以前我很业余,没有打好基础,专业人士很容易看出有结构问题。”Kiking将自己当作新人,从“看”开始,花了几个月时间研究素体结构。为了让自己能更好更快地掌握相关知识,他开启了自虐狂模式。Kiking告诉记者,工作期间,他专挑最难最复杂的任务做。

  “如果要让人们从茫茫人海中看到我的作品,我就必须做出一个最吸引眼球的东西。”Kiking说,这是他进入日本公司之后一直坚持的想法:越困难,越享受。“其实后来我选择狂暴黑岩和huke版的saber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Kiking说,除了技术之外,更让他感动的是日本原型师的敬业精神。“我在制作部经常会看到几位原型师做着做着就睡着了,手上还拿着刀头。我觉得他们那种专注是因为他们热爱模型。”

  在日本学有所成的Kiking,在妻子哈佳的鼓励下,把自己制作手办的视频上传到了bilibili网站。2014年的bilibili网站用户数量还没有那么多,但是《专业手办制作》5个系列视频,平均每集都能获得35万~40万的播放量。通过这个视频Kiking感受到玩家的热情,“我发现,现在和我上学的时候不同了,我问了自己很多问题,还想起了我曾创立的工作室。”

  因为手办制作视频的热播,Kiking也被手办爱好者所熟知,粉丝数量不断上升,同时他也看到了国内动漫产业发展的迅速。“现在年青一代都热爱二次元,所以动漫周边市场发展迅速。”磨砺四年后的Kiking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他想创造一个中国人自己的手办品牌,为中国的年轻人设计他们喜欢的手办作品。

  2015年,Kiking辞职回国,成立自己的手办公司Hobbymax,正式开始运营自己的手办事业。有了业内的工作经验和更多的社会经历,Kiking对公司运作和未来发展都有了清晰的规划。公司成立后,Kiking就和日本专业级的材料工具供应商签订了合作协议,并与德国3D打印机供应商达成了合作。强大的后盾,让Hobbymax的第一款作品便受到关注,这个以哔哩哔哩网站的2233娘为题材而制作的盒蛋产品,半个月销量已超过同类日货商品的国内销量。

  这时资金成了Kiking最大的难题。“2233娘每天的订单量都在飙升,我看了很开心。但需要投入几百万来制作,怎么办?”Kiking告诉记者,他家境也不富裕。最终Kiking还是得到了父母的支持,他们决定抵押房产来。“我面前只有一条路:必须成功。”

  坚持下去的Kiking还是成功了。他们推出了不少国内游戏、动漫相对应角色的手办,来推广中国的作品。如今,Hobbymax在日本成立了分公司,希望能将中国优秀的动漫形象以手办的形式推向世界。Kiking对国产动漫信心十足。“现在很多90后不仅接受国外的手办,对国漫的了解也很多。国内一些作品也会受到追捧。”

  Kiking:很多人觉得手办制作不是原创,好像没什么新意。做手办是根据原画构思然后做出来。最关键的是要做得像,否则消费者不会买单。制作手办,首先制作素体,素体阶段就像是在建大楼过程中的打地基;接着对细节调整,最后打磨上色。因为原画是平面的,而手办是立体的,我们要360度无死角地做出手办,所以也是在创作。一个专业的原型师,首先需要理解原画各方面的细节,然后还要添加一些大众可能会喜欢的元素,并且原画也可能会有错误的地方,也需要原型师去修正。

  Kiking:比例拿捏是难点。比如一个美院毕业的人,他们学了很正规的一些结构,制作出来的人物很标准,但是二次元人物比例并不和现实中的人完全相同。因为二次元人物会有一些夸张,比如,曲线会更加明显,眼睛会大一些。实际制作时就会发现很多不知道的细节,这些都需要手办原型师凭借自己积累的经验去判断,才能让自己制作的手办无死角。

  Kinking:除了专业学习外,最重要的是热爱动漫。现在有些青少年,因为看动漫比较多,容易犯“中二病”。他们可能会有一些非主流的交流方式,或者进入职场后有一些比较特殊的行为。当然这对于个人而言也不算是缺点,但要进入职场,就不再是在网络世界里,要注意自己的交流方式,提高职业素养。

(责任编辑:admin)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